声明:本书由新奇书网(www.xqishu.com)自网络收集整理制作,仅供交流学习使用,版权归原作者和出版社所 有,如果喜欢,请支持正版.   《我老婆凶点怎么了》作者:笙落落   文案:校篮球赛后,一群男生脱了上衣,在室外水龙头前面冲洗。   韩槿葵发现穆一弦和脸红脖子粗的其他人都不一样。他高个,长腿,清瘦。肩宽腰细,肤若羊脂, 挺拔如竹。   就连拿手撩水,都一板一眼,像个呆呆的小鸡仔。   注意到她打量的目光,他忍不住捂住了胸膛,眼中闪过一丝害羞慌乱:“同学,你看什么?”   贼可爱。   韩槿葵坏笑着逗他:“我啊,从小就对男人的身体感兴趣,想看看混血小王子和其他人有什么不 同。”   然后穆一弦就被她给吓跑了,衣服都忘了穿。   后来,他主动把衣服脱下来,红着脸对她说:“我给你看,你不要去找别人了。” *   师大附高关于韩槿葵的传说,实在是太多了。冷酷无情的新晋大姐大,年级第一的黑马,前男友可 以组成一个军团等等。   穆一弦最开始总是躲着她,后来发现传言真的不能尽信。比如她不是高冷,而是嗓子不太好,话一 说多,嗓音就带了哭腔,奶凶奶凶的,让人很想欺负她。   当然,欺负是不可能欺负的,只能没事就吹吹彩虹屁,讨讨她欢心这样子——   最爱老婆!老婆就是我的天!好吃的都给老婆!我老婆那么美,凶点怎么了! 第一章 一朵葵花   “叮咚,叮咚。”第五次按过门铃后,韩槿葵望着面前黑漆漆的门板出神。   十月初的天气,同样燥热,尤其是楼道中没有空调,格外闷堵。已经褪了色的春联,在房门上半挂 半掉,隐隐可见横批上,“阖家团圆”四个大字。   几分钟过去,门依旧纹丝不动,韩槿葵乌黑双眸中的光,渐渐沉寂。她抿了抿嘴唇,面色寡淡地转 身离开。   电梯刚好向下,她摁了下行没多久,伴着“叮”的一声,门缓缓打开。   她耷拉着眼皮,抬腿走了进去。等电梯又往下走了两层,她才发现,这里面还有一个男人。   那人也不知道怎么想的,这么热的天,把自己裹了个严严实实,黑裤子,花衬衫,花头巾,大墨 镜,黑口罩连根头发丝都没露出来。   金属材质的电梯门反光,勉强可以当镜子用。韩槿葵百无聊赖地看着两人在其中的倒影,发现这男 人不仅瘦,还挺高,最起码得有185。   电梯一路无阻,到了一楼后,韩槿葵先一步走了出去。迈出单元门,一路往小区外面而去。   那个花头巾墨镜男和她同路,不紧不慢地跟在她后面。   等公交来了以后,更巧,两个人不仅上的同一辆车,还是在同一站下车的。   风槐路上,多的是网吧、酒吧、会所,白天秋风萧索,入夜人声鼎沸。韩槿葵对这条路再熟悉不 过,下车后选了个方向往前走,那个花头巾没跟上来。   她心说,只是碰巧同路了吧。   行了十分钟左右,她在一家上锁的会所前面停下,瞥了眼前头贴着的“停歇整顿”通知,心里像是煮 了一壶沸水,咕嘟咕嘟。   想见的人没见到,又不愿意回那个空荡荡的“家”,韩槿葵索性绕到了会所侧面庇荫的地方,靠墙蹲 了下来。   再往前走不远,有个小巷子,晚上要在那里卖货的人还没出摊。   发了一会儿呆,再一抬头,发现巷子里面站着一个人——就是之前和她同路的花头巾。   他并没注意到韩槿葵,正背对着她,举起了一个什么东西   咔哒,那是火机被点燃的声音。他盯着火苗看了两秒,才慢慢举到嘴边韩槿葵猜测他应该是在点 烟。   包得严严实实,跑这么远,就是为了抽一支烟?她不由得多看了两眼。   那人吸了一口,随即,猛烈地咳嗽起来。   “噗。”她小声地笑了下,不会抽还抽,好挫。   偏偏他还不信邪,又吸了两口,这下子咳得肺都要出来了,他垂头丧气地把手里的烟给掐灭,左右 看了看,最终把没抽完的烟,塞进了裤子口袋里。   韩槿葵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大。这是哪里来的保护环境的大宝贝啊?   他全程都是背对着她,韩槿葵也没看到他的脸。等她觉得腿有点麻,慢慢站起来的时候,他已经把 口罩重新戴回去了。   此刻她的注意力都在他身上,心说,烟也抽完了,该走了吧?   万万没想到,从巷子深处,走过来几个流里流气的男人,花头巾见到他们后,主动迎了上去。   这边的小流氓不要太多,韩槿葵心想,一伙的?   对面的几个人,在距离他几步远的时候停下了,没好气地问:“就是你发消息和我们约架?你一个 人来的,没带兄弟?”   花头巾点头的样子,郑重,且有点呆。   “那你说吧,想怎么打?单挑还是群殴?”   韩槿葵第一次听到他开口,大概是刚刚咳的太多了,嗓音微微沙哑,怪磁性的:“别废话,你们一 起上。”   她不由得往前探了探脑袋。难道是自己想岔了?虽然花头巾不会抽烟,但他打架很厉害?   单枪匹马对上这些小混混,丝毫不怂,还挺有胆量的嘛。   那几个小混混听了他的话,有的不屑大笑,有的破口大骂,撸着袖子要教训他。   韩槿葵听到花头巾大喝一声,跟个炮仗似的冲了上去,以为自己能亲眼目睹他一个把对方打得落花 流水,结果他刚挥了两拳,就被人给摁到地上去了。   “”兄弟你扑街的有点快啊。   拳脚不断地落在花头巾身上,他闷哼连连,却没有朝这几个人求饶。   他甚至一边护着头,一边还逮到某个落单的混混,怼上了两拳。   头巾要散不散地挂在脑袋上,墨镜也歪了,看着特别狼狈。   韩槿葵起初还在笑,后来听到那几个混混讲的话,表情瞬间变得阴沉无比。   她快步走到巷子外,一个助跑,趁那几个揍人的还没反应过来,对着最前面两人的后腰,就是哐哐 两脚,给他们踹翻后,她扯起左边人的后衣领,把他的头直接撞到了墙上。   后面有掌风袭来,她连头都没回,一个侧身,挥手扯着那人的胳膊,“砰”地来了个过肩摔。   刚一个照面,就被她给撂倒了四个。她挺挺站立,夕阳的余晖,被她纤长削瘦的身影给劈成了两 半。   早就扑街的花头巾正了正墨镜,口罩下面的嘴,已经张成了一个圆形。   电光火石间,韩槿葵扯住他的手,拽他起来后,就疯狂地往巷子外面跑。   几秒钟后,巷子里传来几个混混的怒吼:“给我站住!还愣着干什么,给我追啊!”   可惜韩槿葵已经带着他跑远了,七拐八拐的,竟然到了江上大桥边。   日光撒在宽阔的江面,波光粼粼。上桥的车子从他们身旁呼啸而过,连带着风都打着璇儿。   韩槿葵缓缓吐出一口气,松开了花头巾的手。跑了这么久,见他和自己一样丝毫不喘,她有些诧异 地想,这人身体素质还不错啊。   “你怎么想的,不会打架还和人家约架?”   许久后,才听他说:“谢谢你。”   本来韩槿葵看他的身高和打扮,觉得他得有二十多了,但是近距离接触后,发现他可能也就十七八 岁。虽然脸和头发被蒙了个严严实实,但是脖子和手腕都露在外面,白得晃瞎眼。   韩槿葵寻思,这是学校十一放假太闲了还是怎么着,跑来和人打架玩儿?   两个人非亲非故的,还是同龄人,韩槿葵也没摆出什么苦头婆心的样子教训他,只说:“你要是真 想谢我,不如和我说句生日快乐?”   她眨眨眼,睫毛翩飞,嘴角漾起一抹笑意:“我今天生日。”   花头巾愣了一下,结结巴巴地说:“生,生日快乐。”   “嗯。”她眯了眯眼睛,“回家去吧,以后别学人家打架了。”   他四处张望了下,因为这里靠近大桥,也没什么商店,只不远处有个小卖铺。   他说了句:“你等我下。”就匆匆往小卖铺跑。   韩槿葵狐疑地看着他往小卖铺里面张望了下,最后抱起了一桶棒棒糖来。   就是那种已经在盖子上插好的棒棒糖,以前好像是卖五毛钱一根,有各种水果味儿。   结账后,花头巾怀抱着糖果走过来,迎着夕阳将东西递给她,郑重地说:“这个送给你。”   韩槿葵仰头,透过那黑沉沉的墨镜,看到他的眼睛轮廓,格外幽深。瞳孔的颜色看不清楚,但是睫 毛又浓又长,像是两把小扇子。   她在心里有点嫉妒地念叨了一句,睫毛精。   到家的时候,太阳已经完全沉了下去。怀中的那桶棒棒糖缺了几个,因为两个人分开的时候,她随 手抓了几根递过去,对他说:“以后再想抽烟的时候,就吃糖吧。”   虽然她看不到男生的脸,可还是感觉出,他把糖接过去时的一言难尽。   分开的时候,他们谁也没问起对方的名字,只互相道了再见。然后,像陌生人一样,擦身而过。   灯光冲散了一室的死寂,她刚坐下,电话就响了起来。   盯着那一串号码看了几秒钟,她才接起了电话。   “小葵,过几天就要去报道了吧?学校那边爸爸已经安排好了,你直接去校长室就行。”   “嗯。”她淡淡地应着。   “到了新学校要好好和同学老师相处,努力学习,别辜负爸爸对你的一片苦心。”   韩槿葵不耐烦地打断他:“我今天去了梨鸢家,你到现在还是不肯告诉我,她父母搬去哪里了吗?”   也不知道是触碰到了什么开关,韩父的声音陡然变得凌厉起来:“说了多少次让你不要再插手这件 事,你到底什么时候能听话?这次在省实验闯了那么大的祸,你知道我花了多少钱才帮你把烂摊子摆 平?这个学你要是不想上,就趁早别念了,我把钱捐出去,够供几百个大学生读书了!”   韩槿葵静静地听他骂了几分钟,冷不丁开口:“你知道今天是我的生日么?”   韩父瞬间噤声。想解释两句,那边却已经挂断了。   几分钟后,韩槿葵收到了一条短信:【小葵,如果你真的那么想知道一个答案,就努力考上最好的 大学吧。到时候,爸爸帮你找人。我给你卡里转了五万块钱,你记得给自己买点礼物。】   划掉入账短信,韩槿葵把手机冷冷地扣在了桌子上。   另外一边,男生原路返回家中。   进门后,他摘掉了墨镜、口罩、头巾微卷的黑色头发有些凌乱,碧蓝色的一双眼睛,如海一般深邃 幽静。 第二章 两朵葵花   烈日下,韩槿葵站在巷子口,面无表情地看里面的小混混围殴一个男生。   拳脚像是冰雹一样,不断地重重砸在他的身上。   几个小混混一边坏笑一边说:“看看他这皮肤白的,比娘们还嫩。”   “虽然裹得严严实实,但藏不住骚气啊!”   那男生忽然抬头,直直地朝着韩槿葵看来,脸竟然变成了梨鸢的。   韩槿葵怒不可遏,眼睛都红了,大喊一声:“你们给我放开她!”   身体像是骤然挣脱了什么禁锢,她猛地睁开眼睛,雾蒙蒙的景象散去,头顶的天花板纹路清晰。   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她摸出手机看了一眼,清晨5点28。   “怎么还梦到他了”韩槿葵嘟囔了一声后,躺了几分钟,默默地从床上爬了起来。   今天是10月8日,师大附高的学生们结束了十一假期,正式开始上课,同样也是她要去新学校报道 的日子。   距离救下花头巾,已经过去了五天。要不是刚刚的梦,她恐怕都忘记这个人了。   因为她要住校,行李在昨天就全部收拾好了,一个不大不小的皮箱,再加一个没装满的书包。   出门之前,她往屋里面瞥了一眼,又往书包里塞了俩15kg的哑铃。   到学校后,先去校长室办手续,没等去寝室放行李,就被新班主任叫到了办公室,例行地谈了两 句。   上午9点,第三堂课即将开始,班主任对韩槿葵说:“高二课程紧,你之前停课一个多月,很容易跟 不上进度,先去和语文老师到班级上课吧。”   他拍了拍手边的皮箱:“中午休息的时候,再过来取东西。”   师大附高和省实验一样,都是森城最顶尖的重点高中,对于学习抓得非常严苛。韩槿葵点点头,和 年轻的语文老师一起,离开了办公室。   7班的教室,一下课就闹哄哄的。   穆一弦的同桌薛柏轩正兴冲冲地说:“听说森城又崛起了一个新校霸!人称黑墨镜!”   前桌彭志旁边的位置空着,平常就爱转头和他们聊天,此刻他好奇地问:“什么时候的事?”   穆一弦也看向薛柏轩,饶有兴致的样子。他是混血儿,五官深邃,双眼碧蓝,就跟自带“闪光”buff 似的,被他看上一眼,薛柏轩发言欲更强烈了。   他神秘兮兮地说:“就十一的事儿!听说那位黑墨镜

txt文档 我老婆凶点怎么了

产品·运营·综合 > 互联网产品 > 其他 > 文档预览
311 页 2 下载 100 浏览 0 评论 0 收藏 3.0分
温馨提示:当前文档最多只能预览 20 页,若文档总页数超出了 20 页,请下载原文档以浏览全部内容。
本文档由 zygba2019-05-27 21:39:53上传分享
给文档打分
您好可以输入 255 个字符
文库之家的网址是?( 答案:wenkuzhijia.cn )
评论列表
  • 暂时还没有评论,期待您的金玉良言